最近全香港又因为这个高尔夫球场“吵翻了”!

房屋土地不足的问题一直困扰着香港。上届特区政府经“土地大辩论”(土地供应咨询)后,宣布收回球场32公顷土地,其中9公顷用作兴建公营房屋,可提供1.2万个单位。不过环境咨询委员会本月先后两次近20小时“马拉松式”辩论仍未能表决,最终宣布暂缓决定,预料最快明年4月再审议。

相关事件引发全城高度关注的同时,也再次在香港社会上掀起一场不同利益之间的争论。分析人士认为,粉岭高尔夫球场的事件牵连甚广,一旦处理不好,甚至可成为新一届特区政府开局所面对的最大争端,故特区政府必须慎之又慎。

港府拟在粉岭高球场收回的土地上,兴建1.2万伙公营房屋单位,但计划添变数。小图为计划发展位置。大公报图片

粉岭高尔夫球场在1911年落成,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高尔夫球场,获政府以私人游乐场地契约批租,早年一直以象征式1000元地价及1元年租,批予香港哥尔夫球会。据香港政策研究所2018年发布的《检讨私人游乐场地政策:个案分析与土地供应》报告揭露,该球会会员仅2600余人,一个会籍二手市场价高达港币1700万元。

由于香港房屋供应不足,早在2013年,特区政府发表新界东北新发展区时,时任发展局局长陈茂波曾承诺,有必要检讨占地172公顷的粉岭高尔夫球场是否有需要收回发展,纳入下一步新界北发展规划中。

上届特区政府发起“土地大辩论”,在历经5个月的公众咨询,进行185场与市民及持份者直接交流活动,分析超过29000份问卷、68300条意见,随机抽样访问3011名市民的基础上,决定全盘接纳“土地供应专责小组”的建议,宣布发展粉岭高尔夫球场位于粉锦公路以东32公顷用地,亦表明发展的目标是增加房屋供应,并以公营房屋为重点。有关土地将于明年收回,若一切顺利,最快2029年落成。

相关土地用途在社会上已有充分的讨论,港府过后就要按照原定计划推动。然而,本届特区政府上月履新后,政商界却出现了一股要求改变收回球场决定的游说力量。

近段时间,不少社会人士应邀前往高球场参观,也有知名人士出声为高球场发展计划“翻案”,建议另觅土地取代。

反对港府收回球场建屋的理由,包括高球场历史悠久,球场内有数百棵古树,阻碍体育发展,有不少先人的坟墓等,早前还有发展高球场将导致“17万从业人员失业”的说法。

另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,则和近年的政治大气候有关。《联合早报》驻港记者戴庆成分析指出,早些年香港社会气氛民粹化,加上民众普遍认为香港土地供应不足,所以上届特区政府同意收回粉岭高球场建屋。但之后港府提出“北部都会区”概念,越来越多人相信香港还有其他更合适兴建房屋的地方,于是向本届政府力销为该项目“翻案”。不过他也强调,香港土地问题已经蹉跎数年,若收回高球场建屋的方案推倒重来,再来一场大辩论,解决香港房屋问题的时间表恐怕又要延误。

针对以上争论。房屋局局长何永贤指出,高球场对公屋发展非常重要,会珍惜每一块土地,希望讨论过程顺利,提供到土地尽快加快公屋建设,让市民早日入住。环境咨询委员会主席黄远辉形容若要另觅土地取代高球场建屋,是“远水不能救近火”。

事实上,对于粉岭高尔夫球场,大多数市民都认为那是“权贵天地”“富豪乐园”,那就是既得利益群体的地盘、利益固化藩篱的呈现。如果计划半途而废,势必影响公屋供应目标,还会引起政府施政“偏向权贵”的质疑。

《大公报》发表社论指出,民粹主义不可取,但公平公义是社会进步的根基。整个高球场面积共172公顷,计划发展的只是其中一小块土地,也是保育价值最低的部分。谁都看得出,这是一个妥协方案,已照顾到各方利益。如果这样的计划都被阻挠,道理上说不过去。

该篇社论指,“没有人怀疑高球场有保育价值,但相比无壳蜗牛的上楼需求,孰轻孰重?数十万基层居于劏房等不适切住所,交着堪比豪宅的昂贵租金,上楼遥遥无期,与此同时,少数人在如茵绿草地悠闲地挥杆,两相对比叫人情何以堪?如果高球场发展计划受挫,只会加深备受诟病的‘’印象,加剧社会撕裂。特区政府的威信受到打击,今后任何拓土计划都将寸步难行。”

粉岭高球场事件有如此大的争议并不意外,这也真实反映了香港既得利益固化。回归二十五年,特区政府任何土地发展计划都会遭受阻拦。然而粉岭高球场不仅关乎1万多个公屋单位,也关乎特区政府的诚信和良政善治,关乎香港的长远发展。要解决房屋问题,特区政府必须拿出更果敢的魄力、更有效的措施,破难而进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