附近卖婬位置的简单介绍

2012年12月25日深夜11点过,贵州省关岭附近的一个高速公路服务区内,一辆大客车缓缓驶了进来。待车停下后,不少乘客都下了车,或上厕所、或买吃的,要不就伸个懒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的平静。

可就在这时,两名可疑男子上了车,他们从车头慢慢朝车尾走,眼神不着痕迹的往两侧乘客的脸上打量。

当走到客车后半部门时,两人突然一涌而上,齐齐扑向坐在窗边的一个年轻姑娘,将其死死摁住。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顿时将所有乘客都吓懵了,大家乱成一团,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恐怖事件。

但很快,那副扣上女人手腕的铁质手铐,以及她随身行李中露出的奇怪包裹,和一把漆黑手枪,似乎就隐隐说明了真相。这其实是一场抓捕行动,可疑男子实乃便衣警察,年轻姑娘则是持枪嫌疑犯。

需要注意的是,警方之所以能抓住这个女人,全然是因为一股奇怪的香水味。而随着女人的落网,警方更是顺藤摸瓜地揪出了一个超大规模跨境犯罪集团。

那么,这个女人到底是何身份?她背后的犯罪集团又是什么情况?本期历史文社,带你走进“香水有毒”。

2012年12月24日中午时分,正值午间休息之际,贵州遵崇高速公路松坎收费站内,气氛却一片凝固。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员,正严阵以待、捍守关卡,仔细排查着来往车辆,神情还都异常紧张。

没一会儿,一辆银灰色的大众汽车闯进视野。警察们连忙激动地走上前去,连司机带车团团围住,说了一句“例行检查”。

紧接着,警方从车上找到一个深紫色行李箱,打开一看,里面赫然塞满了一捆一捆的百元大钞。后备箱底部夹层内,更是发现一个白色塑料袋,那是多达1公斤的,即一种经过加工的片剂。

这例行检查,突然就抓住一个毒贩,还当场人赃并获。面对如此大的“意外之喜”,桐梓县公安局禁毒大队的警员却没有半点震惊或激动,反倒神情愈发严肃。

因为,这辆车里本该有5包,但现下却只剩下1包。而那把意大利博莱塔枪,更是不翼而飞了。

看到这里,大家一定会好奇。警方是怎么提前知道车内罪证的啊?事实上,这还得感谢一场“狗咬狗”的大戏。

24号这天上午,松坡收费站真正的例行武装检查期间,警方意外发现了一辆可疑车辆。那明明是一辆中华汽车,车标处却贴着宝马的标识。

要知道,私自改装非机动车、包括车辆的外观,可是违法行为,是要接受罚款、吊销驾照等处罚的。所以,警方当机立断截住此车,开始进行盘问、检查。

这辆车的车主名叫段飞梁,同车的还有他的妻子和年仅6岁的儿子。段飞梁解释说,他刚带家人到重庆旅游完,正准备回云南保山,贴宝马车标纯粹是因为好玩儿,真不知道这属于犯法行为。

整个过程中,段飞梁都显得十分淡定,且态度诚恳,丝毫没有违法分子惯有的害怕和紧张。但出于谨慎负责的考虑,警方还是决定将车子仔细搜查一遍。

警方打开后备箱,整个就跟一个小型垃圾堆一样,什么光碟、塑料袋、废纸,乱七八糟的啥都有。

警员随手捡起一样问“这是什么”?段飞梁立马回答“糖纸”。这名警员瞬间一懵,看了看那张摊开能有两个手掌心大的破旧锡箔纸,满脸都是疑惑。但很快,一股奇怪的预感便涌上心头——这个人、这辆车肯定不简单。

果然不出所料,在随后的检查当中,警方直接从一个黑色塑料袋里,找到了整整23万元现金。见状,段飞梁忙不迭地解释称,这些都是他做二手车生意的本金。

只不过,还没等他解释完,警方又从一捆捆百元大钞中间,摸出来一个包裹严实的蓝色小袋子。从中还散发出了浓郁且闷人的香气,那是毒品的味道。

人在、钱在、毒品在,这显然是人赃并获,丝毫没有狡辩的空间。可出人意料的是,当蓝色袋子被打开,露出里面的180克时,段飞梁本人却显得比警方还要震惊。

“这不是我的,我晓得松坎收费站常年设有关卡检查毒品,我没理由自投罗网啊”。

“肯定是他栽赃陷害,住旅馆的时候他借过我的车,肯定是他把毒品放进我车里的,让我当替死鬼”。

段飞梁口中的“他”,正是银灰色大众车的车主。据段飞梁交代,那人名叫阿龙,他才是真正的毒贩,自己只是在中间牵牵线,帮阿龙介绍了两个重庆的买家,那23万元就是介绍费。

他们刚刚在重庆完成了交易,本来准备一起回云南。但开到半路,阿龙突然让段飞梁先走一步。如今看来,应该就是阿龙偷偷在段飞梁车内藏了一包毒品,然后骗段飞梁先行过收费站,帮忙试水。如若段飞梁顺利通过,就证明检查不严,如果段飞梁被抓了,他再另做打算。

得知情况后,松坎毒品检查站站长立马下令,让所有警员高度集中,准备武装拦截阿龙的“云M牌照银灰色上海大众汽车”。毕竟高速公路上不能倒车、折返、掉头,阿龙迟早都得通过松坎站。于是便上演了开头“守株待兔”的那一幕。

抓捕阿龙的行动十分顺利,但问题在于,根据段飞梁明明的交代。在完成交易、从重庆启程之时,阿龙身上分明有5大包和一把手枪,为什么现在只剩下1包了呢?

其余4包和手枪去了哪里?如果是被阿龙刻意藏起来了,他又为什么要留下一包自讨苦吃呢?

阿龙的骚操作令警方大为困惑,可无论他们怎么审问,阿龙都摆着一副“死猪不怕开水烫”的模样。只是一个劲地说,那一行李箱的钱和毒品都是他在旅馆捡到的,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当然,阿龙虽装疯卖傻不说话,但证据和证人都会说话。就在对阿龙的轿车展开新一轮搜索时,年轻警员小徐敏锐地察觉到,车里弥漫着一股香味,不同于那种刺鼻的浓香,而是真正的女性香水的清香。

不仅如此,小徐还在车里找到了卫生巾、妇女止带片等女性用品,以及一张身份证。身份证的主人名叫熊琼玉,1986年出生,也是云南人。

紧接着,精彩的一幕上演了。面对警方的询问,阿龙一口咬定,身份证和香水味都是他在重庆找的小姐落下的。

但阿龙怎么都想不到,同一时间,另一个审讯室内,急于立功、争取宽大处理的段飞梁已经抢先坦白了一切。段飞梁表示,阿龙有一个女朋友也是毒贩,代号“熊猫”。说着还让警察从自己的行李里找一个相机,里面有儿子在重庆旅馆给“熊猫”拍的照片。

警方把身份证和照片一比对,这个熊琼玉正是阿龙的女友,另一个毒贩“熊猫”。

调查进行到这里,一切就都鲜明了。应该是阿龙联系不上段飞梁,察觉到对方被抓了以后,便让阿玉带着毒品和枪中途下车躲藏了。至于剩下的一包毒品,十有八九是慌乱之中意外落下的。

现在,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快将阿玉抓捕归案。要知道,她手上的意大利博莱塔枪,弹夹容量为15发,不仅射击精准度强,杀伤力也非常惊人。放任这样一个持枪分子、亡命之徒在外乱晃,后果不堪设想。

不幸中的万幸是,这段高速公路依山而建,上面、下面全是陡峭的大山坡。虽然找起人来很困难,但也不至于像没头的苍蝇一样,完全找不到切入口。

就这样,警方开始沿着高速公路往回找。果然,高速护栏有一个位置被人为弄开了一道口,那里恰好有一条相对平缓的小路可以下山。然而,警员带着警犬把方圆5公里内的涵洞、草丛、林荫挨着搜了个遍,却一无所获。最终,警犬追踪到一条公路边后就停了下来,阿玉应该是在此处搭乘车辆逃走了。

眼看着,追踪阿玉的线索就这么断了。正当警方烦恼之际,重庆那边传来了一个好消息。

原来,在供出阿玉的同时,段飞梁还顺带说出了两名重庆买家的身份——程江和张成友。

于是,在搜寻阿玉的同时,几名贵州警员也连忙奔赴重庆,并在重庆警方的帮助下顺利将程、张二人抓捕归案。此外,警方还去到了6名嫌犯碰面的宾馆,成功获取了记录有毒品交易全过程的监控录像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抓捕程江的过程当中,警方意外撞见他在和别人打电话,言语间还说了一句:“阿龙,阿梁他们呢?”随后经程江交代,与他通话的正是阿玉,阿玉说阿龙可能被抓了,她很害怕。程江就安慰了几句,并提议让她跟阿梁联系看看。

阿玉可能会主动联系段飞梁!这个情况令在场警员大喜过望,连忙把消息传回贵州。而贵州这边,警方也就紧紧盯住了段飞梁的手机。

25号晚上9点过,电话终于响了。刚一接通,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阿玉紧张的询问:“你遭查没有?你遭抓没有?”

早已与警方达成合作的段飞梁淡定回答:“我是遭查了,当时就在我身上查了一下,觉得我没得事情,就把我放了。你现在呢?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关岭!”——正当警方为阿玉模糊不清的回答感到着急时,一位好心乘客竟大声附和了一句。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。

时隔阿龙落网30多个小时,警方终于确定了阿玉的大置。考虑到阿玉身上有枪,如果强行拦截,很可能会激怒她酿成惨剧。于是,警方决定前往关岭附近的高速服务站,再来一次守株待兔。

就这样,当晚11点过,趁着大客车停靠服务站休息,便衣警察成功潜入车内,将猝不及防的阿玉一举擒获。那把已经上膛的手枪,和总计5.8公斤的,也都被尽数收缴。

将阿玉带回警局后,看着眼前这个外表文文静静的年轻小姑娘,警察是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劝:“小熊啊,你还年轻,才20多岁,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你要立功,要争取宽大处理,知道不。”

原本,警方只是想让阿玉乖乖承认贩毒事实,并交代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。可谁曾想,除了警方已经了解的情况外,阿玉竟还石破惊天的来了一句:“我和阿龙只是别人的马仔而已,上头还有更厉害的人”。

好家伙,这横跨云南、重庆两省的6名贩毒人员,居然还只是冰山一角。桐梓警方连忙振作精神,开始继续往下挖掘线索。很快,他们就在阿玉的手机里发现了一些来自“老爸”的奇怪短信。

言语之中能够清楚看出,这个“老爸”一直在指导阿玉如何逃窜,他应该就是阿玉口中的幕后大boss——徐叔。只可惜阿玉表示,徐叔一直都是和阿龙单线联系,她从未接触过。而阿龙依然那副摆烂的模样,一问三不知。所以,还得警方自己从头查。

好在,桐梓警方也不是完全没有线索,他们查到徐叔电话号码的归属地是云南保山,便第一时间请求当地警方协同办案。

正所谓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”。保山警方一看到电话号码,立马就激动起来。因为此号码与他们正在侦查的一起大型涉毒案件,同样密切相关。

据保山警方介绍,那是在2011年10月11日下午5点过,保山市九龙路上发生了一起异常惨烈的车祸。一辆白色小轿车在公路上乱闯红灯、横冲直撞,一连造成8人受伤、5车受损,直到在长途汽车站附近熄了火才停下。后经调查,这场事故是肇事司机吸食大量后精神恍惚造成的。

以此为开端,保山市仿佛化身为了“罪恶之都”。一时间,持刀行凶、抢劫盗窃等刑事案件,连带着自杀自残事件,都层出不穷。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嫌疑人,都是瘾君子。

通过长时间的摸排调查,保山警方确定,他们当地出现了一个神秘且庞大的贩毒组织,长时间在大街小巷四处贩卖,完全就是一个万恶之源。虽说此前保山警方已经实施过多次打击行动,但抓到的无一例外全是小马仔。

当然,进展肯定是有的。直到2012年底桐梓警方来联系时,保山警方已经确认了两名更高级别的毒贩。

一个叫做段超武,是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混混。他在白纸坊开了一间景瑞宾馆,每天进进出出的大都是记录在案的吸毒人员。

另一个名叫赵成林,他租了一间房专门用作吸毒窝点,同时供应毒品和吸毒空间。不仅如此,赵成林的妻子高月梅,甚至在一家KTV内组织了10多个姑娘,一边从事性服务,一边顺带着送毒上门。

如果不出意外,段超武和赵成林应该就是保山市内最大的两个毒品分销商。而通过长时间的追踪,保山警方发现,这两人都经常与同一个电话号码联系,那正是桐梓警方查出的徐叔的电话。

至此,贵州桐梓、云南保山两地的缉毒工作,连接成为一张完整的网,牢牢罩在以徐叔为首的巨大贩毒集团之上。

2013年1月的一天,警方查到情报说,段超武和赵成林同时联系上了徐叔,三个人约着一起吃饭、拿货。就这样,长期隐藏在背后的大boss徐叔,终于浮出了水面。

不过,警方并没有着急实施抓捕。毕竟,他们的目标不单单是揪出徐叔,而是要将整个贩毒集团从上到下一锅端,顺便找到给徐叔供应如此多毒品的卖家,所以切勿打草惊蛇。

随后,经过两个月的潜伏跟踪,警方成功摸清了整张贩毒网络。像段超武、赵成林这样,定期直接向徐叔拿货的分销商就多达15人,贩毒的小马仔则超过50人。

与此同时,在1月24日这天,警方还跟随徐叔一路到了与缅甸接壤的瑞丽市,从而确定徐叔是直接向缅甸毒枭购买毒品。

在瑞丽交易期间,徐叔一直呆在下榻旅店内,通过幕后操控的方式,让手下一个毒贩完成了买毒、运输的全部任务。可见徐叔此人,有多么的老奸巨猾、经验丰富。

2013年3月17日凌晨,一切调查清楚、准备就绪后,缉毒民警正式启动收网行动。15个抓捕小队同时出动,齐齐扑向各个嫌疑犯藏匿地点。凌晨5点左右,徐叔在位于金鸡镇的家中落网。

此次行动,警方大获全胜,一共捣毁了15个吸毒窝点,抓捕31名犯罪嫌疑人,并缴获18公斤毒品和5支。

而随着徐叔徐晓雁的落网,大家还得知了一个情理之中、意外之外的事情,那就是阿龙其实是徐叔的亲生儿子,全名徐兴龙。这就能够解释,为什么明明人证物证俱在,阿龙却始终不肯交代任何关于徐叔的线索。

虽说“有其父必有其子”,但阿龙似乎只学到了父亲涉毒的缺点,却没能继承最大的优点,那就是审时度势。

徐叔刚被关进看守所,立马主动申请协助破案,希望将功赎罪。他还积极地指出,称自己可以帮忙打电话把供货商尹姐给约出来,方便警方抓人。眼看着徐叔这么配合,警方自然非常满意。

徐叔这一番操作猛如虎,演技自然度简直堪比影帝。完了,徐叔还斩钉截铁立下“军令状”表示:“我一定要千方百计处处小心,必须把她抓住,因为这也是给我一种立功的机会”。

随后,一批警员便带着徐叔来到瑞丽,入住了他常住的宾馆。一名便衣警察装作马仔跟在徐叔身边,其余警员则在隔壁房间监视,并在宾馆周围布控。

很快,尹姐便带着几种样品独自来到宾馆,这是两人一贯的流程,先挑选,再批量准备。徐叔也再次发挥“影帝”功力,仔细检查、挑选了一番,丝毫没漏破绽。

当晚11点,在提前约定好的交易地点弄岛,当尹姐亲自带着100多包、共计20多公斤前来交易时,便被潜伏已久的警员一举抓获。至此,这起跨国贩毒大案终于尘埃落定,涉案的数十名嫌疑人也被一网打尽,他们都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徐叔在锒铛入狱后,特意给阿龙写了一封信,一是为了告诉儿子自己被捕的事实,但更多的还是表达内心的歉意。

原来早在2003年时,徐叔就曾因贩毒被判刑,当时阿龙才只有十四五岁。父亲的入狱,给阿龙造成了严重冲击,他应该也遭受到了同学邻里的不少连带抨击。

而阿龙的母亲又是一个老师单纯的农村妇女,根本管不住儿子。就这样,阿龙迅速走上了自暴自弃之路,他放弃学业、混迹街头、还染上毒瘾,后来还跟着出狱的父亲干起了运毒贩毒的坏事。

对此,徐叔是愧疚不已,他难过的表示:“这条路也许是我把他带上来的,确实我这个当父亲的,这面镜子没有摆好,没有摆正,没有把他照到正路上去。确切的说这个责任全在我。”

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,徐叔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和儿子阿龙一起好好接受改造,彻底悔过,重新做人。

仅因一个宝马车标,仅凭一丝女性香水味,缉毒警察们竟追根究底,挖出来如此庞大的跨国贩毒集团。

不得不说,缉毒警察们的敏锐度、责任心、办案实力,以及那股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意志力,都是超乎常人的强劲。

当然,看看阿玉手中那把开膛的军用枪,以及后来被搜出的5把枪,也能意识到,缉毒警们面临的威胁和危险有多可怕。

他们的每一个对手都可能是亡命之徒,他们的每一次任务都可能是生死决斗,为了打击毒品犯罪,他们真真正正是在用命去搏。

谨以此文向所有缉毒警察致敬,希望他们的每一次任务都能凯旋而归、平安无事!

以上就是本期历史文社的全部内容,看完不要忘记转赞评加关注哦,感谢您的支持,我们下期再见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